人民长江报社主办
首页收藏联系我们
This text is replaced by the Flash movie.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水与人生

听取蛙声一片

生活在乡间,蛙的歌声是经常可以听到的。

这些身着迷彩装的乡土歌手,总是不舍昼夜,不论晴雨殷勤地展示它们的歌喉。早年,父亲在老家筑屋三间,屋旁便是一口池塘,春末夏初,岸柳吐绿,菖蒲抽芽,便可见一群群圆头细尾身着黑衣的“幼年歌手”在池塘中攒头游弋。不知不觉间,它们便脱去黑衣,换上彩装,开始了不知疲倦的歌唱生涯。

春夏的蛙声,最令人耳悦神舒。日暖风和,绿荫覆野,春潮般的蛙声,仿佛是一首无限反复的浩歌,在为农忙的人们助兴。入夜之后,劳作了一天的人们躺在床上,那咕咕嘎嘎的蛙声犹如催眠曲,水分充足,亮润如珠的天籁抚着耳鼓,让人更容易入梦。夜阑无寐,挑灯独坐,那此起彼伏,声如潮涌的蛙鸣与你相伴,为你驱走几分深夜的孤寂。月朗星稀,四野阒寂,独自漫步于田埂上、池塘边,于近距离听那蛙鸣,会觉得其声分外嘹亮,无数身着美服的“乡土歌手”,于水边草间摇舌鼓腹,引吭放歌,让你暗暗佩服它们底气的充沛和音量的宏大。群蛙合唱,会让你感到夜的喧哗与骚动;一蛙独鸣,又会衬出夜的寂静。而于一片蛙声中漫步的你,会觉得自己已与大自然融为一体。“何处最添诗兴客,黄昏烟雨乱蛙声”,于黄昏时分,在霏霏细雨中打一把伞,独步于桑间陌上,听那来自水浒草间的此起彼伏的蛙声,即使不会吟诗,恐怕心中也会涌动泉泉诗意。我想,在蛙声漫野,暖风入户之时,临窗伏案,读书或是写作,那将是一件多么快意的事啊!

自从我离开乡村,到县城安家之后,蛙的歌声,便不常在耳畔响起了。但每逢春深夏暮时节,蛙声如远处的鼓吹,自郊外隐约传来,我心头仍会暖意融融,一如春天的气候。入夜之后,我在隐隐约约、时断时续的蛙声中读书、写作,或熄灯而寝之时,常会悄然忆起乡间的生活。欣慰的是,单位的办公楼傍河而建,一湾清澈的金井河蜿蜒而下,不远处就是郁郁葱葱的石壁湖公园。晚上值班时,打开窗户,就可以一边听水响,一边赏蛙歌。

朗朗月夜,星辰竟辉。河流仿佛领会月色意境,娓娓地叙述着曼妙的物语,兴奋地流淌着内在的欢欣。泠泠水声,阵阵虫嘶,将空旷的山野带得异样的灵活。窗户后边,梯田层叠,禾吐嫩穗,蛙作欢歌。近处蛙声清朗圆润,远处蛙声浑然低徊,远近蛙声相互掺和,如同多声部的合唱,频频盈耳,令我豁然。听着听着,便就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……

有时,睡梦中恍惚醒来,聆听着窗外,如鼓乐般响响歇歇的阵阵蛙鸣,想象着田边渠畔,或一株株正拔节、含苞、孕穗的稻子间,那一只只正摇其长舌,鼓其白腹,尽情尽兴地吟唱着的“乡间歌手”——总觉得,它们,似乎只有它们,才是这乡野的真正主宰。而这广袤的美丽乡村,则像一个襁褓中的幼婴,正浸浴在那恬适生动的翠绿色的蛙声里,做着自己甜蜜的酣梦。

悦耳的蛙声,就如大自然永远弹奏不完的美妙音乐,是一首恬静而又和谐的田园牧歌。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”蛙声飘荡在夜深人静的村庄,回旋在雨后清凉的夜空,透过蛙声,仿佛看到沉甸甸的稻穗,闻到那扑鼻的稻花香……

文章作者:彭晃责任编辑:王凡